从“七旬老妇阻拆迁被活埋”看拆迁维权

从“七旬老妇阻拆迁被活埋”看拆迁维权

 

   拆迁建设项目背景

 

 

20082月经农业部、国台办批准设立湖北武汉黄陂台湾农民创业园,该园是中国中部地区唯一一家国家级台湾农民创业园,位于武汉市黄陂区,规划布局为核心区、拓展区、辐射区。其中,核心区10平方公里,位于武湖农场,拓展区240平方公里,涵盖黄陂区武湖农场、大潭原种场、三里镇全部和前川街、六指街部分区域;辐射区为黄陂区2261平方公里。黄陂区毛店村仟吉食品城的拆迁和建设,只是这个庞大建设项目的一小部分


    案件发生


    据报道,在黄陂区毛店村动迁期间,暴力拆迁、胁迫拆迁的违法行为随处可见,每天都在发生,部分村民遭遇断水断电、门口被泼大粪,甚至人被打、车胎被扎破。村民龚某因迟迟不搬,深夜来了一帮人,敲门入户打了他的妻子。而村民熊继六的一辆6轮农用车,连续3个晚上被人扎破车胎,不堪其扰只好搬走。

    年近七旬的村民王翠云家有一栋建筑面积398平方米的三层小楼,按补偿办法,除按面积一比一还建新房外,另外每平方米只补106元,而按照现在镇上的商品房行情,每平方米卖到了3000多元,并且还建的胜海家园小区位子十分偏僻。因不满补偿,王翠云家成为了毛店村拆迁维权的最后一户。

    201033日,一辆挖土铲车开到王翠云家门口企图对三层小楼进行强拆,王翠云站在家门口被强行挖开的土沟旁,伸出双臂,试图用身体去阻挡,惨剧就此发生。据目击村民魏英奎称:“当时施工人员来强行拆迁,老婆婆一再阻止施工的挖土机来破坏她的房子,但没阻止住,对方仍然强行施工。我在旁边亲眼看见,最后这个婆婆阻止不住他挖,就自己下到坑里,不准他挖,这时铲车上的司机挖了一铲土,就把她埋了。”
    
    拆迁维权

    村民王翠云拆迁维权事件发生在2010年,惨剧发生后各大媒体纷纷报道,同时也引起了当地政法委、公安等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王翠云的死是意外事件还是间接故意?谁应该承担责任?我们在此不加分析,毕竟事隔一年,相信有关部门已经做出了论断,也相信清者自清,白者自白,害人者终究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逝者长已矣,拆迁仍继续。虽然今年出台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终结了行政强拆的历史,用词也由“拆迁”改为了“征收”,语境上缓和了许多,但是我们必须提醒那些正在拆迁和有可能面临拆迁的人们,血的教训不容忽视。我们既要勇敢的与违法拆迁行为作斗争,不畏强权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争取到合理的补偿,同时更要保障自己的生命安全。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没有身体做本钱,维权从何谈起?用鲜血染红的补偿金,其结果只能是亲者痛仇者快。

也许有人会问,那我们就任由拆迁方无法无天了吗?回答当然是否定的,可我们在维权时不能盲目和鲁莽,我们需要讲求维权的策略,讲求方式方法,拆迁是个漫长的过程,我们可以和拆迁方软磨硬泡和他们消耗时间,也可以做钉子户,但这都需要以大家的团结作为前提并且掌握一定的尺度,一支筷子好折断,一把筷子就很难折断了,所以如果在维权过程中孤立无援就只能像王翠云那样被无情的拔掉。其次,我们可以聘请专业人事来帮助我们维权,比如专业律师,他们的加入不仅可以为我们提供合法的解决渠道而且可以为我们在拆迁补偿谈判中提出合理化建议。可是在这一方面我们往往会有一个误区,多数拆迁户都想花最少的成本,甚至是零成本来获取合理的拆迁补偿,在市场经济的今天这种想法基本上是幻想,拆迁补偿谈判是拆迁户和政府针对补偿额进行博弈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利益的天平是倾向于具有更高谈判技巧和博弈能力的一方,我们请专家就是为了增强我们的博弈能力,从而在谈判过程中获得优势,并且这些优势最终会给我们带来合理的拆迁补偿。

上一个:拆迁中的常见分类
下一个:单位分房被非法拆迁 业主维权艰难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