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位分房被非法拆迁 业主维权艰难无果

    70岁的徐女士别无选择推开了律师事务所的大门。2003年3月12日晚,地税局退休干部徐先生的住房,因道路改造,被市建委及市房管局野蛮拆除,致使徐先生室内外私有财物和现金8500元丢失,共计10余万元,造成房屋损失171平方米,然而至今未得到合理补偿和安置。经过了几个月的维权,徐先生心力交瘁。只能寄希望通过司法程序为自己讨回公道。


    拆迁程序违法


    徐先生的房屋位于三门峡市,其中两间为地税局房产,另外两间为徐先生在获得原三门峡市房管处许可的情况下自建的。三代人已经居住了30多年。


    按照拆迁相关的法律法规规定,房屋拆迁管理部门在发放房屋拆迁许可证的同时,应当将房屋拆迁许可证中载明的拆迁人、拆迁范围、拆迁期限等事项,以房屋拆迁公告的形式予以公布。虽然现在适用的是然而,徐先生并未接到任何形式的拆迁公告。调查发现,三门峡市建委曾向地税局发出一份拆除通知书,但并未实际送达。在房主徐先生未得到相关行政部门的拆迁公告,也未达成拆迁补偿和安置协议的情况下,自家的房屋就已经被推倒。其程序完全违反法规规定。


    单位分房竟成了违章建筑


    三门峡市建委和三门峡市房管局不按照拆迁程序,实施违法拆迁。重要的一条依据是,被拆除的徐先生的房屋属于违章建筑。可是,负有举证责任的三门峡市建委和三门峡市房管局至今仍然拿不出任何证明其是违章建筑的证据。最后,将某个政府会议纪要作为违法拆迁的挡箭牌。


    徐先生的房屋中的两间系1972年所在单位三门峡地税局分配给他的住房。其余自建的两间也是获得原三门峡市房管处许可的。事实表明,徐先生被拆房屋根本不是违章建筑。


    如此拆迁为何不补偿


    三门峡市建委和三门峡市房管局实施违法拆迁后,拒绝对徐先生进行合理补偿和安置。徐先生的房屋被证实根本不是违章建筑;并且,三门峡市地税局出具的材料证明徐先生没有产权证是由于历史原因造成的。而根据相关法规的规定,徐先生即使作为房屋的承租人,也同样有权利享受到相应的补偿和安置。


    调查发现,与徐先生处于同一位置的,还有其他两户被拆迁人,同样是所属于地税局的房子,同样没有产权证,却得到了相应的补偿和安置。这种区别对待恰好说明,徐先生得不到补偿和安置的真正原因并非三门峡市建委和三门峡市房管局所称的理由。


    行政行为还是民事行为


    三门峡市房管局辩称,徐先生的房屋是由包工头带领施工队拆除。包工头的拆除行为履行的是民事合同。因此,徐先生的房屋被拆属于民事行为,应进行民事诉讼。


    但是,从三门峡市房管局与包工头所签订的承包拆除合同书以及对包工头所做的笔录可以断定,他只不过是三门峡市房管局行政行为的履行者,其后果应由三门峡市房管局承担。同时,包工头的笔录也证明,对徐先生房屋的拆迁是有计划的实施,并非三门峡市房管局所称的误拆。

 
    如今,徐先生身陷一场至今仍看不到头的官司中。律师认为,本案反映出了我国目前“民告官”案件中,作为原告方的普通百姓所面对的艰难。我们百姓到底要怎样才能在这样的社会现实中维护自己的权益!

上一个:从“七旬老妇阻拆迁被活埋”看拆迁维权
下一个:地方四成债务依赖土地收入,土地财政何时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