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拆…一半是暴力一半是暴利!

    2014年2月21日,青岛市市北区登州路一拆迁规划片区的居民楼上,十几名拆迁户因不满政府对其所居住房屋的拆迁计划和补偿问题,在挂满横幅的楼上用扩音喇叭喊话。现场有居民反映,登州路58号于1999年建成,近期这座楼内的多家居民遭遇不同程度的骚扰,甚至入户打砸。

   “拆走一头牛,赔了一只鸡”,一些地方暴力拆迁的最大动力就是暴利。从以往的案例来看,一些具体实施拆迁的单位之所以能“拆出一条血路”,不是因为他们太“勇敢”,而是身后有当地官员在壮胆。这些年,多名地方主政官员的绰号都与拆迁、城建有关,而他们的辖区也成为强拆冲突事件的高发区。    

   自2009年11月,成都市金华村村民唐福珍选择了在自家天台上“自焚”面对强拆,至南京“季挖挖”把六朝古都变成了个大工地,后河南“孙善扒”把九朝古都的不少文物建筑都被破坏,而洛南地区4万亩耕地被建成了行政区和商品房。

    强拆已经越演越烈,青岛住户不满强拆挂条幅已经不是“新鲜事”。在强拆事件中,被拆一方中有人被火烧死、被铲车碾死、被活埋、被打死的事件也都曾被新闻媒体曝光。 

   是什么让他们如此“理直气壮”?有评论就指出,针对暴力拆迁的问责级别低、处罚一阵风、上面有人保是三大原因。地方政府的拆迁步伐很少因强拆冲突而放慢,从上到下都要求具体执行拆迁者要有执行力度和效率,很少强调依法执行。拆迁不力者屡屡被问责,而强势拆迁的官员还会被认为“有魄力”,“拆出人命的地方,涉事官员大都还在”的现实情况,让人们不由地深深叹息。   
   
    最高法在颁布了“关于坚决防止土地征收、房屋拆迁强制执行引发恶性事件的紧急通知”后,强拆事件依旧络绎不绝,正所谓一半是“暴力”,一半是“暴利”。   

   对强拆不满挂出条幅引起社会的舆论是自我维权的一种方式,虽然效果我们还不知道,但不失为一次拆迁人与被拆迁人的“博弈”。“博弈”次数、得与失等因素对被拆迁人的补偿提高是至关重要的。   

   秦兵房产律师团提醒被拆迁人,一旦遇到强拆,首先应勇于面对;其次要知己知彼,量力而行;最后未雨绸缪永远优于事后救火。    
上一个:企业拆迁补偿—30天从无到有
下一个:秦兵:被拆迁人如何争取合理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