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地补偿费成了“唐僧肉” 是一种“潜规则”

    2010年8月20日,中共淮北市委对外宣传办公室发给央视数字传媒-关注三农的一份公函称,贵栏目发来的20108177号函收悉,市委领导非常重视,批示市纪委予以查实,指示我办即刻与贵栏目取得联系,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请暂时不要予以播报,否则,文责自负。 

据媒体报道,安徽省淮北市相山区南黎办事处自2004年筹建以来,先后强征李楼村农民承包的蔬菜地2600多亩,老庄拆迁的村民宅基地800多亩也被征用。李楼村总计被征地3500多亩,被征地农民的青苗费、安置费只给农民发放一部分,大部分却被南黎办事处截留,加上老庄拆迁的拆迁费、安置费、宅基地的土地款,李楼村村民被南黎办事处截留的青苗费、安置费、老庄拆迁的拆迁费、安置费、宅基地的土地款就有一亿多元。 

征地补偿直接关系到被征地农民的切身利益。征地补偿费是个极为敏感、农民极为关心的问题,处理不好,极易成为引发农村社会不稳定的因素。 

正是那一大笔数额不菲让人垂涎三尺的“唐僧肉”,谁都想吃上一口,有人死盯着征地补偿费就好像妖精想吃唐僧肉一样绞尽脑汁。这样的“唐僧肉”不能明着吃,就暗地里玩起了“猫腻”,把它变成一种官场上根深蒂固的“潜规则”,对于这种“潜规则”给失地农民造成的伤害到底有多大,只有农民心里最清楚。那么,何谓“潜规则”呢?新华辞典解释是指看不见的、明文没有规定的、约定成俗的、但是却又是广泛认同、实际起作用的、人们必须“遵循”的一种规则。 

安徽省淮北市相山区村民因征地补偿款迟迟不能全额发到手而不断向县、市甚至到省里、进京上访直到有媒体关注,案件才得当地领导的重视。村民认为南黎办事处截留了征地补偿款,从2003年开始持续群体上访和越级上访,在当地造成恶劣影响。相山区办事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对采访此事的北京某报记者说,村民们反映的问题是真实的,但这些事牵扯的人太多了,恳求记者不要把他的名字写在稿子里,怕遭到报复。 

媒体披露表明,征地事件是存在的,农民的合法权益是否遭受了损害,当地纪委正在核实。既然如此,我们就期待着事件的进展情况。 

就事论事,如果征地补偿款、安置费不是被截留,而是及时、全额发到农民个人手里,一向老实巴交的农民就不会进京上访为难政府。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村民进京上访?窃以为,是职能部门监管缺位,村民举报、控告的渠道“不畅通”无疑给了公权力胡作非为的“豹胆”。你叫失地农民如何不气愤?而其背后所隐藏的“潜规则”怕是只有处理此事的官员心里最清楚。现在的问题是,为何不肯把征地款、安置费全额发到农民手里?谁来监督?如果不给权力戴上“紧箍咒”,不有效改变监督方式,这样的“潜规则”或许仍将不断上演。

(文/曹宏伟)

 华龙网

上一个:争夺公房拆迁费 继承之诉被驳回
下一个:郑州一村子拆迁 为保三棵古树改规划增几十万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