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四成居民不关心业委会

    “交楼一年,一期楼梯楼的顶层天台长期上锁,物管凭什么不交给业主使用?”三水区林海尚都业主日前在三水区网络发言人平台上如此投诉。

 去年8月至今,该社区业主在平台上针对物管的投诉超过30宗。

 “看到你们林海的业主天天在这样投诉,何苦呢?”网友“101pig”回帖建议,“成立全体业委会,然后投票换物管,那就不用烦了。”

 佛山商品房新社区越建越多,来自五湖四海的业主在享受比老社区更优质的硬件设施的同时,也常为物业管理服务伤神,社区主人与“管家”纠纷不断。

 由于种种原因,相当多业主不愿或不能积极促成业主委员会去监督物管公司的服务。刚刚完成的佛山市社区公共服务现状及居民需求调研结果显示,19.41%的社区物管与业主不和,只有25.29%的城市居民明确表示所在社区成立了业委会。

 近两成物管与业主不和

 走进禅城亚艺湖、南海千灯湖、顺德德胜、三水西南等新城区,商品房连接成片,蔚为壮观。在这些新建住宅社区,物业管理公司是吸引购房者的重要筹码。部分老社区、城中村近年也引进物管,实行半封闭式管理。

 接受调查的514位城乡居民29.57%表示所在社区有物管公司,其中340位城市居民则有37.06%表示所在社区有物管公司。

 物管公司服务渐成社区标准配置,业主与物管公司的纠纷也增多。

 彭小姐住在陈村一小区,每个月需要交纳68元的物业管理费用(内含门铃费3元)。现在门铃坏了,物管公司非但没把门铃修好,而且把大门敞开,任何人都可以随意出入,让她安全感顿失。

 社区内不时有狗出没。今年暑假,彭小姐七岁的儿子被狗狂追,后来藏在大树背后才躲过一劫。

 为了这两件事,彭小姐找过物管,情况却没有改善。“即使物管不好也得住啊,只能自己小心自家的安全。”彭小姐相当无奈。不过,从那以后,她提起物管嗤之以鼻。

 调查显示:受访的城市居民有19.41%表示所在社区“业主与物管不和”,房价在“6000~7999元”之间的社区“业主与物管不和”的比例最高,达到43.18%;房价在6000元之下的社区“业主与物管不和”的比例次高;房价在8000元以上的社区“业主与物管不和”的比例最低。

 业委会普及率不足三成

 大沥城南新区的麦女士说起自己所在社区的物管服务直摇头。几年前,有住户不满物管收费标准,拒绝缴纳物管费,其他人随后纷纷效仿。物管公司没钱请人,只好缩减服务。现在社区树木草坪也没人修整,保安人数也不够,居民停车占用篮球场也没人管,只剩保洁服务还算可以。

 “业委会?这里没有。要有的话早把物管换了。”麦小姐抱怨说,社区在少数业主与物管的斗法中陷入恶性循环。虽然物管公司最终可能会因为“颗粒无收”被迫而撤出社区,但是没有业委会的推动,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

 业委会的缺位,在佛山比较普遍。调查显示:城市社区居民中,只有25.29%的人确认所在社区成立了业委会,34.41%的人确认所在社区没有业委会,40.29%的人则不清楚有无成立业委会。

 一般人认为,房价越高小区成立业委会的比例更高。调查却发现房价高低与是否成立业委会之间没有必然联系。房价在万元以上的社区,成立业委会的概率的确最高,达到40.00%。但是房价在“6000~7999元”(30.91%)之间社区成立业委会的比例显著高于“8000~9999元”社区(11.76%)。

 在已成立业委会的社区,不少业主与物管发生纠纷时依然感觉找不到靠山。

 三水西南一小区业主罗女士早年花十多万元买了一个车库。后来随着社区私家车的增多,物业管理公司在社区道路两旁划了一些临时车位,每月收租100多元。

 原本宽敞的道路变窄,罗女士担心万一发生火灾,消防车进不来。

 更让她生气的是,自家车库门前空地都被划成临时车位,罗女士的车经常被堵在车库内出不来。后来,罗女士家买了第二辆车,也停在车库外,物管公司跑来收费,被罗女士强硬拒绝,物管后来也就不了了之。

 “规划临时车位,没有考虑安全问题,收费也无固定标准。管理状况可见一斑。”罗女士和邻居坐在麦当劳餐厅说起这些情绪激动。

 为何不通过业委会去让物管规范管理?罗女士的邻居何阿姨说,“有业委会,但都不清楚这是干什么的。从来没人告诉我业委会的成员有谁,是如何成立的。”

 业委会无所作为,与居民联系不足,与物管走得太近,让业主对其不信任,这些问题在调研中时常听到。

 尽管如此,居民对业委会还是充满期待。调查显示:58.12%的人希望业委会维护社区公用设施,52.99%的人希望业委会监督物管服务质量,47.86%的人期望业委会提升社区环境卫生质量,38.46%的人寄望业委会解决社区停车问题。

 用奖励激发业主参与业委会热情

 既然对物管不满,为何不牵头组织业委会去促使物管公司进步?

 大沥城南新区的麦女士说,对怎么成立业委会也不了解,再说枪打出头鸟,自己也不想出这个头。

 陈村的彭小姐有些羞涩地说,自己是在社区租房住,可能压根就没资格参加业委会。自己工作忙,也没有时间去参加。

 “住宅社区组织业委会,需要公民意识的觉醒,也需要政府进行宣传引导。”广东省社工学会副会长谢泽宪认为,社区自治的完善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实现的。

 今年7月召开的市委全会提出,对居民来源多元化的混合居住社区,要更多发挥业主委员会的作用,吸纳各类群体代表共同参与管理,提高自我管理的自治水平。

 市住建局去年发布了《首届业主大会和业主委员会成立指引程序》、《业主委员会换届选举程序指引》,但是在市区两级网络发言人平台依然能见到不少市民询问是否有相关政策。三水西南汇丰花园业主罗师奶对此也不知情,她建议最好每个社区都在醒目位置长期张贴相关指引。

 为了激发居民参加业委会的积极性,《佛山市物业管理办法》明确业委会成员可以拿一定的工作补贴。实践中,却加剧了部分业主对业委会的不信任。南海基业花园就不得不从今年8月起停止向业委会成员发放津贴。

 “新加坡的居民委员会类似中国的业委会,都是由业主成立的自治组织。新加坡居民委员会的工作人员都是不收薪水的,却能很好地做好基层服务,值得中国学习。”新加坡公共服务学院讲师林顺福告诉佛山日报记者,新加坡政府透过议员去发掘各个社区有志愿服务精神的居民,进而通过精神物质奖励激发他们参与居民委员会的热情。

 新加坡居民委员会工作人员被称为基层领袖。他们在其服务的社区可以免费停车,子女可获得进入最好学校的优先选择权。每年新加坡的国庆节,表现卓越的基层领袖将由总统亲自颁发公共服务奖章、公共服务勋章或公共服务勋条。

 香港的经验也值得借鉴。与内地只有业委会一种社区自治组织不同,香港社区自治组织分互助委员会、业主立案法团两种。在租房客较多的社区通常成立互助委员会,允许业主、租房客一同参与社区管理。

 为了引导社区自治管理,香港特区政府、香港房屋协会对社区成立互助委员会或业主立案法团给予一定补贴。

 “最重要的是,香港是法治社会,物管公司会依法自觉接受业主立案法团的监督。”香港中文大学公民社会研究中心副主任黄洪说,大家感觉业主立案法团对社区管理确实能发挥作用才会参加。

 调查数据来源

 “佛山市社区公共服务现状及居民需求”课题调研组,在全市五区展开问卷调查,并与70多位市民进行了深度访谈。此次调研共派发问卷1084份,收回有效问卷514份,其中禅城161份、南海134份、顺德152份、高明22份、三水45份;涉及城市社区340人、农村社区174人;18至55岁的主力消费人群占91.1%。

 主笔:佛山日报记者曾庆斌

 “佛山市社区公共服务现状及居民需求”调研组:罗浩斌、林宝仪、朱政尧、钟杰才、梁敏玲、李芷莹、莫庆来

上一个:滨江丽景业委会出租公用仓库 业主坐享特殊福
下一个:筹备业委会 引来一堆怪事